別當無知的人:有些情況下壞人其實是聖人

 

 

任誰都不願意看到自己心愛的人、家園、財富被奸殺擄掠吧?!

 

有看過「投名狀」的人應該都還記得劇中因為姦淫良家婦女被斬首示眾、殺二儆百的兩位士兵吧!他們就是所謂的「壞人」也。不過請大家倒回稍早的片段:三位頭頭為了激勵、振奮、團結士兵,喊出「搶錢、搶糧、搶女人」的口號,為的就是讓士兵們拋頭顱、灑熱血打勝仗;但實際上打贏後,搶來的「錢、糧」上繳為軍餉,至於「女人」還是別了,免得人頭落地。好的,再問一次,誰是壞人?我認為,在劇中的時空背景下,大家只是扮演好自己的角色求生存而已 與其說是壞人,不如說是「聰明人」(大哥)與「無知的人」(二哥、三弟、士兵們)。於是我說,「在有些情況下壞人其實是聖人,因為在無知的情況下警惕世人別犯同樣的錯誤。」回到現代世界中,文明只是讓原本野蠻的生存遊戲,變得看起來溫和!換言之,有些行業,只是用斯文的方式在進行生存遊戲,但實質上還是在奸淫擄掠。

 

舉例:根據紐約州地檢署檢察長郭謨的調查,去年九家接受美國政府紓困的金融機構,竟付出了三百二十六億美元的紅利,這些銀行不僅是做得不好,而是做得很差,虧損了一千億美元,需要政府紓困一千七百五十億美元,但紅利還是要照發,約五千名肥貓平均紅利超過一百萬美元。但現在焦點都集中在花旗集團商品交易主管安德魯‧霍爾(Andrew J. Hall)。八月十三日前,花旗銀行必須向財政部薪酬總管芬伯格報告,是否要付霍爾一億美元酬勞。這是駭人聽聞的數字,但霍爾的報酬是依據他的合約來的,如果不履約,除了霍爾會跳槽,花旗失去這隻金雞母,打官司的結果絕對會輸,終究這一億美元還是要付;但矛盾的是:如果真的付出,將激起眾怒,更不用說來自政治上的壓力,畢竟美國政府擁有三四%股份,是花旗最大股東。第二個矛盾是,霍爾領導的是花旗最賺錢的能源交易部門,尤其是原油期貨,這五年間,為集團帶來超過二十億美元的收入,去年進帳就超過六億五千萬美元,付給他一億美元並不多,畢竟他四年前就拿超過一億美元的酬勞,比當時花旗執行長拿得還多。可是原油期貨交易,究竟對民生有什麼助益?去年油價逼近一百五十美元一桶,原物料飛漲,許多人都歸咎於像霍爾這樣的投機交易員,造成經濟混亂,他們做的,與現在美國國會想立法禁止的衍生性商品CDS(信用違約交換),沒有什麼不同。— 商周1133(華爾街貪婪新象徵)

 

在台灣這個富裕、安逸地社會或家庭的保護傘中,許多人忘記要自我提升,尤其在「知識」的部分。請有所認知:台灣人有機會、能力、條件,去創造更和諧、進步的文明形態,同時不讓那些不夠成熟的文明給迫害!而方法則是,把自己變得更強悍 除了「智能」(知識),同時也要提升「技能」和「體能」。

 

 

Fun090821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fun501 的頭像
fun501

要Fun看這裡

fun50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